现代版的长生不老药——《缉魂》中记忆移植真的可行吗?

  文/临染

现代版的长生不老药——《缉魂》中记忆移植真的可行吗?

  长生不老是一直以来许多人的梦想。继秦始皇之后历代帝王以及王公贵族,都呈现出一片痴迷长生不老药的现象,但人类毕竟只是一种脆弱的碳基生物,妄想逆天改命的结局往往是死于非命。虽然到了现代社会,人们已经逐渐意识到靠所谓长身不老药基本是自寻死路,但这个根深蒂固、种植在灵魂深处的愿望还是一直散发着诱惑的芬芳,于是就有人另辟蹊径,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我们把记忆移植到另一个身体之中,算不算也是长生不老?

 

  诚然,这个话题对于现实社会来说,听起来有些天马行空,但实际上在很多科幻作品中早已屡见不鲜。这不,最近才上映的国产科幻电影《缉魂》中的王姓富豪也是如此,病入膏肓的他不愿意就此死去,于是他想到了把自己的记忆复制到一个年轻的躯体中,从而获得新的生命。这便是一个现代版本的长生不老。

 

  《缉魂》电影中,为这种“浮士德”式的记忆移植搭桥的是一种名叫RNA神经元的手术,简言之就是给A植入带有B的记忆编码的细胞,这种细胞中的DNA会制造释放信使RNA,进入到A的神经细胞中对他的DNA重新编码,逐渐地,A的神经网络就会发生改变,B的记忆也就会在A的大脑中慢慢浮现,最后完全占据A原有的记忆,从而完成壳子是A但内在却是B的记忆移植。不得不说,这听起来似乎确实有板有眼的,那么究竟依靠RNA传递记忆编码,从而达成记忆移植的方法是否靠谱呢?

 

现代版的长生不老药——《缉魂》中记忆移植真的可行吗?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记忆是什么。虽然我们一向以“记忆”二字统称,但实际上,记忆分为三类,瞬时记忆、短时记忆和长时记忆。瞬时记忆和短时记忆都是没有经过深度加工过的记忆,一般保留时间分别不超过两秒钟和一分钟,所以像电影中的记忆移植肯定希望移植的是长时记忆,即储存在我们大脑中的记忆。

 

  早期的科学家认为大脑中有个专门掌管记忆储存的脑区,就像一个装东西的箱子,如果我们从大脑中拿走这个箱子,我们的记忆就会消失。但早在大约100年前,卡尔·拉施里(Karl Lashley),著名行为主义心理学创始人华生的学生,也是20世纪前50年最著名的神经心理学家,就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在对大鼠进行了迷宫训练后,系统性地破坏特定的脑区,以此来探究究竟是哪一个部分储存记忆。很没想到的是,无论哪一个部分的脑区被损坏,被训练过的大鼠仍然比未被训练过的大鼠更快地逃出迷宫。也就是说,大脑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装记忆的“箱子”,记忆很可能是分散地储存在大脑的各个角落。

 

  而后,又有一种新的观点占据了上风,即记忆是由一组网状分布的神经元来编码储存的。这些神经元通过突触的形式连接,而我们的记忆就由连接的方式和强度来编码。打一个形象一点儿的比喻,大家都玩过跳棋吧,我们可以把神经元看作跳棋棋盘上放的琉璃弹子,突触则是弹子之间横七竖八固定好的路线,不同的记忆则可以用不同的路线把神经元“弹子”连接起来。2018年4月,一篇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中,Choi等科学家对小鼠进行电击,使之建立恐惧的条件反射,而后对条件发射是激活的记忆细胞进行标记,再用一种新型的绿色荧光来标记记忆细胞之间的突触生成情况。他们发现记忆的强度(即电击条件反射的强度)越强,海马区内记忆细胞的连接程度越强,非记忆细胞间的连接则没有什么变化。但这仅仅是海马区内的记忆细胞,要知道海马区在记忆的过程中,是充当转换站的功能,即我们的记忆在进入海马体后,短时间内被重复提及的话,海马体就会将其转存入大脑皮层,成为长时记忆,所以海马区的记忆细胞的连接程度改变并不能代表长时记忆的储存改变。

 

现代版的长生不老药——《缉魂》中记忆移植真的可行吗?

  另一个实验也给了我们一些作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大卫·格兰兹曼(David Glanzman)教授的团队也对海兔进行了电击实验,他们将其由于电击产生的条件反射的突触去除,发现本已经建立了条件发射的海兔失去了对电击的记忆。但遗憾的是,一旦对这些“失忆”的海兔再次电击,它们就能很快地恢复,产生强烈的防御性条件发射。这说明去除记忆相关突触并不能完全消除记忆,突触连接可能只是记忆的表现形式,而不是记忆储存的载体。

 

  看起来,我们的记忆储存之谜似乎走进了一条死胡同。但是探寻科学的真谛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这个UCLA的科学家团队“卷土重来”,从训练过的海兔大脑中提取出了RNA,将其注射进另一批未经训练的海兔的大脑中,后者竟然很快就学会了这项技能,似乎前者对于电击的恐怖记忆被移植给了后者。

 

  这个实验结果一经发表,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以往的理论都认为记忆是储存在神经元连接方式之中,我们每个人大脑的神经元都是不同的,连接方式自然不同,不但无法通用,而且一旦丢失就再也恢复不了。但如果记忆并不储存在神经元之间的连接方式上,而是储存在遗传物质中,那么记忆则是可以在不同个体之间互相传递的,也就是我们最开始说到的记忆移植。

 

  而耶路撒冷大学的几名科学家也通过小鼠大脑内的基因表达,发现不同记忆类型对应着不同的表达模式,他们甚至可以通过分析基因表达模式倒推出小鼠究竟记住了什么,是兴奋的感觉还是恐惧的回忆。这样看来,科幻电影中的RNA记忆移植方式并非空穴来风,甚至可以说是有理有据了!

 

现代版的长生不老药——《缉魂》中记忆移植真的可行吗?

  但我们同时也要认识到,这个研究的结果还是有很多质疑的声音。比如,海兔的神经系统太过简单,这个实验很难用在人类身上,所以该实验的价值有待商榷;而且对电击的恐惧不能算是真正的神经记忆,很有可能只是一种简单的生理反应。

 

  因此,RNA移植记忆技术或许确实存在可能性,但要达成给人脑移植的成熟技术还要走过一段漫漫长路。同时,相关技术所带来的伦理道德层面上的问题也有待解决。毕竟,生而为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就如同电影中的王姓富豪通过记忆移植再次拥有了年轻鲜活的肉体,他就真的快乐了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抓住当下,问心无愧,才是我们真正的幸福生存之道。

 

转载请注明: 科幻大陆 - 最热门的科幻资讯站,科幻,科学,探索,幻想,未解之谜 » 现代版的长生不老药——《缉魂》中记忆移植真的可行吗?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站的价值判断。

赞 (0) or 分享 (0)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表情
(0)个小伙伴在吐槽
Copyright @ 2019-2021 武汉半月江科技有限公司  网址:www.9open.com

备案号:鄂ICP备19001976号-2

联系QQ:5367604 邮箱地址:536760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