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nderful: Stories From the Space Station》(《空间站的精彩故事》)导演问答

 

科幻影片,国际空间站,纪录片

  克莱尔·莱温斯曾一度认为她不是这部关于国际空间站纪录片合适的导演。

 

  2014年与她合作拍摄拳击传奇纪录片《我是阿里》(I am Ali)的制片人乔治·奇格内尔(George Chignell)提出这个想法后,莱温斯的第一反应是,她“不是一个有科学背景基础的人”,但随后她开始调查谁曾在空间站生活过。

 

  “事实上,这就是我改变想法的原因。”她在一次采访中告诉媒体。

 

  还有她当时正在读的一本书。约瑟夫·康拉德(Joseph Conrad)的20世纪小说《吉姆勋爵》(Lord Jim)小说描述了古代的水手们航行到未知的地方,血液中涌动着对未来的梦想。

 

  “他写道,‘他们太棒了……必须承认,他们已经准备好迎接美好的生活了。”“我想,‘就是这样的故事。”

 

  《空间站的精彩故事》聚焦十几位曾以国际空间站为家的国际宇航员的生活。从20多年前作为空间站首批探险队员的比尔-谢泼德和谢尔盖-克里卡列夫,到在前哨站工作期间创造了持续时间记录的斯科特·凯利和佩吉·惠特森。这部两小时的影片还揭示了建设国际空间站所用的工程、技术,以及背后的人性。

 

  “从一开始,我就认为,应该让它更多地围绕人,而不是450吨的宇宙飞船来讲故事。当然,飞船是惊人的奇观,但其他影片已经做到了。”莱温斯说。

 

  媒体采访了莱温斯和前NASA宇航员凯迪·科尔曼。《The Wonderful: Stories From the Space Station》目前在美国部分影院上映,在一些数字平台上也可以看到。

 

科幻影片,国际空间站,纪录片

*NASA宇航员凯迪·科尔曼

  媒体问:凯迪,你认为这部影片是“wonderful”(“精彩”)的吗?你对这部电影怎么看?

 

  凯迪·科尔曼:我个人很喜欢。我们(宇航员)没有机会听到彼此的故事,尤其是看到他们如此详细地讲述,从这些非常有趣的角度来看,这对我来说很有意思。

 

  我参与太空任务这么长时间了,因为这是我真正相信的东西,即使现在退休了,看到有人制作了这部精美的影片,从不同的方面展示了空间站这件事情,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

 

  媒体问:克莱尔,有近250人可供选择(自1998年以来,已有244名宇航员访问过空间站),你为何选择这12人来拍摄这部纪录片?

 

  克莱尔·莱温斯:讲述空间站的故事是相当困难的。如果你在做关于阿波罗11号的纪录片,会有一个清晰的叙述。而这部片子跨越了20多年。

 

  所以我要挑选一些不同的故事,它们看起来并没有联系,但实际上是有的。我想通过这一切表明的是,每个人都是相互联系的。这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媒体问:就在太空中拍摄的场景而言,你完全采用存档的资料。这样是否会被局限在宇航员视角拍摄的内容上?

 

  克莱尔·莱温斯:我们非常幸运。事实上,有很多东西,你可能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看完。很幸运NASA的一些人帮助了我们。我说我想要最好的存档,真的是用数字电影高清相机拍摄的东西。就像佩吉·惠特森的场景一样,太美了。

 

  大部分的镜头对于他们当时拥有的摄像机来说是有代表性的。我们试图获得的早期镜头,如来自俄罗斯联邦航天公司Roscosmos的素材,很难得。宇航员谢尔盖·沃尔科夫和他爸爸都一名宇航员,这看起来很有“苏联特色”。

 

  媒体问:除了存档的镜头之外,你还创造了一些更具艺术性的场景。这些是怎么做到的?

 

  克莱尔·莱温斯: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不仅仅是采访和档案。就像为了制作那个小孩子梦想成为俄罗斯宇航员的场景一样,我们去了一家20世纪70年代的拳击馆,那里的绿色颜色很合适。

 

  还有那个躺在雪地里,梦想成为宇航员的男孩。斯科特·凯利告诉我,他做了一个他过去常做的梦,一个反复出现的白日梦,他会在一个非常小的空间里,我想我们可以拍下他小时候的样子。他还说了很多关于他在太空中想念水的事。所以我想让一个小男孩做着美梦,让雨落在窗户上。

 

  至于凯蒂,她说她的父亲是一名潜水员,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水下场景,拍摄一个水下自由潜水员,然后场景直接进入空间站的圆顶。

 

  这一切似乎有点不寻常。但在我的脑海里,一切都说得通。

 

  媒体问:凯迪,你的电影片段集中在你的家人,你的丈夫乔希和儿子杰米。你们是如何一起拍摄的?

 

  科尔曼:总的来说,克莱尔分别问了我们一些以前从未被问过的问题。这是一种非常不同的采访。我并没有故意听杰米和乔希的采访,因为我希望他们能够和克莱尔在一起,讲述他们的故事。

 

  但能听到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真的很美妙,当我准备出发时,当我发射时,当我在那里时,他们是什么感觉。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哭了。

 

  离开他们真的很难。与此同时,这也是我们作为一个家庭的决定:这是杰米的妈妈所做的,这是乔什的妻子所做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听到这些细节——你知道,我只是想想就会流泪。当杰米说“我妈妈真的走了”的时候,我是说,这是件大事。

 

  媒体问:克莱尔,回到约瑟夫·康拉德写的故事,既然你拍了这部电影,你对“wonderful”宇航员的看法有改变吗?

 

  莱温斯:我更尊重他们。当然,每个人都有他们所有的缺点,但我认为他们都非常认真地对待太空探索的工作。

 

  美国宇航局、俄罗斯航天局等等有一整个团队的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都在帮助他们登上空间站。同时他们也非常认真地对待它。像凯迪这样的人,在科学、技术、工程方面超级聪明,一切都很好,但这并不是这部影片想要表达的内容,更多的是关于人性和人与人之间联系的那种感觉。

 

  所以更简洁地回答你的问题,我确实认为它们很wonderful。

 

  

 

 

  (独家编译:科幻世界)

 

转载请注明: 科幻大陆 - 最热门的科幻资讯站,科幻,科学,探索,幻想,未解之谜 » 《The Wonderful: Stories From the Space Station》(《空间站的精彩故事》)导演问答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站的价值判断。

赞 (0) or 分享 (0)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表情
(0)个小伙伴在吐槽
Copyright @ 2019-2021 武汉半月江科技有限公司  网址:www.9open.com

备案号:鄂ICP备19001976号-2

联系QQ:5367604 邮箱地址:5367604@qq.com